????白眉兽王蹙额道:“这小子有点邪,境界虽低,却底蕴极强,能与天机楼圣子战至此,不得不说,厉害!若是有一朝日有幸入王境,前途不可限量。

????炎夏人族我虽未听过,但能出如此根基的人,一定差不了,还是一个皇朝的皇主,或许以后会多个不确定因素。”

????后方,一穿着御虚剑宗宗主袍的中年人,静听这些封王者谈论,他只是护道自己关门弟子的,可惜……跑出一个异端,这场天机变,他御虚剑宗无缘了。

????……

????山顶,灵术覆盖渐渐消失。

????天舸胸膛起伏,有些小喘气,如此耗费灵力,又快速恢复,虽比不得直接动用灵血,十道战纹境最强灵术加在一起,即便是他,换位下,也要受伤。

????不管石焱死没死,天舸知晓,金丹层次的比拼,他输了。

????他金丹中的灵力,不如石焱浓厚,难不成,九星连珠上,还有更强层次的金丹?

????闻所未闻,可又无法解释石焱。

????灵术消失,天影重新出现画面。

????能够看到,地面一片狼藉,除了土壤就是碎石。

????中心处,有一团紫炎,燃烧不断,闪烁自心定,似永恒不灭。

????这紫炎的温度很高,将周围的空间都灼烤扭曲。

????“谁?谁赢?谁输?”

????宿鱼儿紧张兮兮抓住邬叶君手臂。

????邬叶君摇头,她也不知,看样子,是天舸赢了。

????“果然,天机楼圣子要赢,石焱已被打出底牌,而天机楼圣子,石焱却连衣边都没碰到,还隔着三百尺远。”

????“紫火看样子温度很高,可惜,圣子连战纹都未出,战纹之下,一切灵术、武学都无用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天影再现后,议论纷纷,一头倒的认为天机楼圣子赢了,虽都这样想,却也无人鄙夷石焱,能以散修之身战到这一地步,可敬可佩,非他们能比拟。

????寻常人面对圣子,百分之九十九都会被灵武骨吸斥力撕碎而亡,灵术的影子都看不到。

????“好顽强。”天机楼圣子蹙眉,他灵武骨全开,挣脱吸力,又后退至万尺。

????这个距离,石焱即便动用战纹,也应探不到他,除非玄念极远,就算能探到,威能也不多。

????石焱再无机会。

????这就是武修对灵修的无力!

????那紫火……就是石焱的战纹么?

????冥火为纹,倒也不弱。

????“全力出手,杀了他。”天机楼圣女一直在注意战况,自从看到这团紫火后,她心头一直爆跳,好像有什么大凶之物要到了,连声提醒天舸。

????天舸闻言,不解转视天机楼圣女。

????紫火散去,衣衫破碎下,石焱单手撑地,缓缓抬头,略显狼狈的脸上,露出一抹笑容。

????“试探结束,该我了。”

????他的剑,到了!

????天舸,不再有机会!

????咻!

????天机山上,有破空声至。

????破空声很大,天机山上数十万人抬头到处寻视,想要找到声音来源。

????“试探?”天舸微怔,旋即目中有火燃起,大言不惭!

????天际,有一黑点,下一瞬,已出现在石焱头顶,骤停下,引发空爆,令周围人耳目刺痛。

????此为一柄黑色重剑。

????“剑?这就是你的底牌么?”天舸摇头,如果是这样,就要令石焱失望了,而他,可是有王兵未出啊。

????他的王兵,因难寻对手很久,已封在棋盘中,有一年未动用了。

????王兵一出,石焱黑剑只有碎裂一途。

????“想赢本圣子,先近身再说。”天舸继续凝聚灵术,一重重灵术打向石焱,密集下如灭世之影,天穹上,九颗金丹虚影发亮旋转,吞噬天地灵气,为他恢复。

????三百尺石焱都近身不了,更别说他现在已拉至万尺远。

????“好啊。”石焱微笑,徐徐站起,在万千灵术临身的刹那,头顶的噬魂剑骤出一条条蝌蚪状符文,如锅状将他扣护在内。

????所有灵术被蝌蚪状符文吞噬。

????之后,蝌蚪状符文散开,石焱两指如剑,徐徐向天舸一斩。

????这一指下,噬魂剑凌空一斩,空裂!

????武骨斥力破!

????噬魂剑,可开武骨斥力!

????石焱一把握剑,武骨吸力全开,脚步重踏地面跃起,非影自在步加身下,轻松跃过万尺距离,出现在天舸头顶。

????不得不说,天舸是他同阶遇到的最强对手。

????“什么!这是什么剑?”武骨斥力被破,天舸大惊,惊慌下,双臂交叉一起,手臂上,极窍秘力融身不说,灵力、罡气双重防护,同时,还有一磨盘状战纹出现,凝小在双臂上。

????战纹护体。

????“圣子居然动用了战纹!”

????“好邪的剑!”

????人们在惊呼。

????铛!

????石焱一剑斩下,发出金铁交击之音,天舸被生生斩飞百米,空中已然吐血,将后方的棋盘撞碎,血液落地发出万斤重响。

????蝌蚪状符文,在吞噬战纹。

????石焱脚步一动,紧随而至,又是一剑。

????天舸顾不上擦拭血迹,抬臂将棋盘中隐藏的王级兵器雪刀竖起,硬挡石焱。

????铛!

????刀剑相交,天舸手掌发麻,雪刀上出现一刃口,堂堂王兵,承受不住噬魂剑的重斩。

????“这他娘的是剑?”

????天舸看在眼中,瞳孔重缩,心中惊吼,顾不上惊骇,动用了战纹。

????战纹从双臂上扩散而出,浩瀚、神秘,如天机般不可捉摸,将他与石焱隔断,此乃天机盘战纹,为天机楼的独有战纹,天下一绝,战纹中,罕有比它更强者。

????若不是石焱的剑有点邪,能破战纹,石焱就是近身,用尽浑身解数都伤不到他一根毫毛。

????面对完整的天机盘战纹,石焱不再用噬魂剑,而是推掌。

????这一推掌下,邪潮战纹现,化成微型邪潮模样,将掌臂覆盖,然后扩散而出,将天机盘战纹覆盖、拧裹、绞碎。

????它黑暗、深邃、未知,似连接天地,与神陨废墟一样,玄念多大、内劲多足,它就能扩散到多大。

????“小友,可否给我天机楼的圣子留些颜面?”

????就在这时,一道沧桑之音,传音入耳。

????石焱毫无所动,邪潮战纹扩散向天舸,即将把他卷入。

????“邪?邪潮?”天舸差些以为自己看花了眼,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将邪潮冥为战纹?这是什么变态根基?

????天舸察觉到了死亡威胁,下意识下,体内力量爆涌,将境界压制冲开许,直接冲天而起。

????境界压制为死物,察觉到天舸冲破压制,更强的压制力量压下,将天舸重新压回战纹境巅峰。

????“我,我不能输,输了天机楼颜面尽失!”天穹上,天舸脸色略显苍白,就在他想动用灵血时,却意外发现,下方……石焱消失了?

????“小心头顶!”

????下方,人潮涌动,所有声音汇聚一起,回音不断,声音中蕴含震撼。

????“头顶?”天舸茫然抬头,怎么可能在头顶。

????抬头下,星空璀璨,寰宇无垠,他看到了一轮无比耀眼的紫色光芒,在临近,在变大,似恒星一般耀眼,瞬间将整个天机山映照光明,白昼到了极限。

????刺目紫芒下,天舸王目残显,他好像看到了背生双翅的石焱?重推一团庞大紫火疾驰掠下,与天穹明月重叠一起。

????明月为身,星空为影。

????金丹!

????紫凰金丹!

????一轮三万尺直径的紫凰金丹自石焱掌心出现,紫凰金丹上,紫凰源火不住燃烧,观看天影的芸芸众生快视一眼,眼睛都刺痛不以,如视恒星或金乌。

????金丹周围的空间,似都承受不住,有了褶皱。

????上有紫凰金丹,下有黑暗邪潮,一黑一紫,即将合拢!

????天地为之失色!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2868/617/